您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执法动态
"抗疫"小弟
 日期:2020-03-06 【字号:

  全国春节前后的“防疫抗疫”战役,牵动了亿万人们,节日的喜庆被疫情“感染”得不像过年了,串门不敢去,大街不能逛;隔着口罩道“恭喜”,离着几步喊“拜年”,人们采取了自我防疫的全民行动,更是大有军队和地方的医务逆行者响应国家号召于节日和团圆不顾而紧急出征疫区,迎战病毒治病救人,神州大地进入非同寻常的“抗疫排毒”斗争。此时,小弟以一种应有的职责和热血也参加了。

  这个小弟不是快递小哥,也非送餐小弟,更不是俗称的小弟,而是我的家乡龙岩溪南一户人家一个实实在在的小弟。户主是一位93岁高龄的老母亲,膝下有4男2女,前5个孩子都已经是退休之人,仅小儿子还在岗在位,是个名副其实的排行最小的小弟,说是小弟,其实,他今年已近花甲,50大几并当了两个外公的人了,不过,在家认小弟,在外不甘小,首先他在微信的昵称名后就特意加个“哥”字,小弟是个热心人,平时在单位、村里或者社会上为人不错口碑挺好,受好多年轻人拥趸并成了他的粉丝,于是,也就按昵称叫他“SHOU哥”了,他也乐呵呵地爱听。

  小弟,名叫邱榕寿,担任新罗交通执法大队副大队长,无疑,这个岗位决定了他在这非常时期的责任和担当。过年前夕,政府要求有关单位不放假守岗位战病魔,于是,小弟从腊月二十五开始就带领队员值守火车站,腊月二十九武汉封城,全国进入一级响应后更是把节日时光植入抗疫中去了。

  小弟的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都在福州或者厦门生活,照顾老母亲就成了他和一个姐姐的担子。平时白天下班或者上班前后,以及晚上去独住大哥房子的老母亲那看看聊聊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久而久之也像许多人说的每天要到老母亲处“打卡”好几次。即使在福州的大哥大嫂于腊月二十八已经回到龙岩与母亲住在一起,但是,小弟仍然每天在值班间隙都要到老母亲身边瞧瞧,只是那几天次数明显减少了,甚至就剩下晚上了,大年三十和正月就更是难得一见了,连老母亲也开始念叨着“这么晚了还没来?”或者“昨天怎么没来?”,好像老母亲也在这个小儿子身上“打卡”似的。

  防止疫情的扩散,已经迫使交通部门承担起更重大的重任,就内地龙岩来说,主要就是火车站和客车站以及高速公路口来往的旅客保障,查违章、保畅通职责中注入了不聚集、戴口罩、协助检查等与往年不一般的新要素。一天到晚衣着整齐,戴着口罩和防护镜站立在火车站出口,关注着进进出出匆匆忙忙的旅客,先不说四肢劳累、腰酸背痛,就川流不息的旅客中哪位得病者在面前打个喷嚏舒口气或者问个路什么的,那时,如果口罩能够发挥作用而没有接招算是大幸,万一被飞沫“击中”就没那么好事了。

  小弟一家老老少少20余口人中,退休的人没有岗位了,后辈人也没有类似他的岗位,因此都可以窝在家里不上班不出门不接待,居家隔离不与外界接触,唯有他天天必须在外值班奔波,还近距离或者远距离地接触外人,不得不说他成了“危险”人物,也是这个家庭与外界接触的唯一“路径”,一旦这家子有什么情况,不须“疑似”就可“确诊”是他“传”来的,这不仅他自己还有全家人被感染的风险特别高。只是这个大家庭并非一般家庭,老母亲识字明理,虽听不懂“新冠肺炎”这个名词,但说是去为防“传染病”工作,她都能明白了。他的哥哥嫂嫂、姐姐姐夫共10个人中,不是当领导的就是高级知识分子,含后辈们一起家中近一半是共产党员,这个家庭充满了正能量,既和睦友爱又积极向上,自然,对小弟这一段时间早起晚归去值班去坚守去抗疫,肯定不会有怨言更不会拉后腿,反而极力支持,还常常告诉他“没事,老母亲已经有我们在家照看了”。

  确实,他的三个哥哥退休前的工作都与交通管理有关,每逢有突发事件、自然灾害以及节假日等,时常要赶去现场参与处置或者放弃休息时间进入值班状态,均是他们一辈子司空见惯或者习以为常的事了,对这样的情景可能比谁都了解和理解,即使今天退休了,抗疫当前,如果组织需要他们出征,想必都会如在岗一样不计得失义无反顾地奔赴火车站、汽车站、高速公路值班守卫,参与战斗,因此,这个家庭老少对小弟日夜参与抗疫不会有任何的反作用力。至于防控病毒,小弟天天自觉按照卫生要求戴口罩勤洗手,回到家换下衣服晾阳台,只是在两个孙子面前常常“眼看手不动”,去看老母亲也是洗完澡穿个干净衣服再去,聊天时与家人“保持一定距离”,总不想让有毒细菌带入家中,切实做到了在外防控,在家防疫,不给全家以及政府添乱添麻烦。

  从春节前到年后,小弟整个正月都在交通要道执勤守候,不仅维护交通秩序,查处违章现象,还要协助卫生部门给司乘人员测体温及配合公安部门查询旅客来路与去向,风雨无阻、昼夜不停,有时还得忍饥挨饿,虽然,这时候出行的车辆和旅客不如往常多,但还是有一定的量,尤其大队人员本来就缺乏,加上有些值班点还得24小时不缺人,所以,并不充裕的大队力量即使全部上阵也把大家累得不行,幸好,在这非常时期里,这支交通执法队伍里,诶,那是一帮小弟喔,他们大部分是党员,人人都有响应号召服从指挥的自觉和悟性,也有勇于担当不惧风险的激情和血性,始终如一地坚持在抗疫前沿。正如小弟发在家庭微信群里说的“你们都可以休息,我还要日夜坚守第一线的岗位上,但是这个春节过得还真有点意义。”还加三个捂脸表情。

  在文章写到这时,已是正月二十三,星期天,我禁不住打了个电话给小弟,想问今天他在家做什么,不料,他回答说,“哥,我正在汽车站执勤,黄永忠局长也在这检查”。我一听就不再打扰他,赶紧挂断了,因为,我知道小弟工作一贯很认真很投入,在执勤状态时不允许分心,加上交通局长就在身边督战,此时此刻疫情尚未结束,闽西首府的安危责任和担子他们还在扛着。

  但愿小弟他们继续努力,保持斗志直到这场“抗疫”战取得胜利的那一天,全家人会与他“亲密接触”,还要“近距离”地庆贺他抗疫归来,他也可重新到老母亲前准时“打卡”了。

  (转自邱榕木文学作品选微信公众号)

(作者系原龙岩地区交通党组副书记、公路局局长)

  

收藏】 【打印】 【关闭